徵信|徵信社

關於鳳玲與鳳玲對談鳳玲聊天室新聞採訪徵信案例我的建議社會新聞鳳玲的部落格
在徵信社多年了,我覺得,不只是女人,我希望在男人這一方面的態度也是一樣,女人會遇到的問題,男人也是會遇到...
我曾經遇到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的泣說他老婆的種種不忠的作為,我也希望男人在遇到問題時也能夠挺身而出來面對,而不是拘限於男人的面子而遲遲不願去解決,這都不是正確的作法,這是我希望給男人和女人的分享!
鍾鳳玲徵信社
回到首頁

林于如弒親 「連送瓦斯的,都知她兇悍」

2010/05/18 聯合報

毒夫、殺婆、弒母的林于如,被檢察官求處三個死刑,法官昨天開庭,調查林于如毒害婆婆和丈夫的藥粉,是否預先備妥。林于如前後供詞不一,辯稱「自己當時有吃藥,印象模糊」,法官今天將安排林于如進行精神鑑定。

林于如昨天著綠色囚服,梳學生頭,由法警押上法庭,丈夫劉宇航的祖父和姑姑都來旁聽。 法官調查重點在於,林于如下毒的藥劑,是否事先預備?替婆婆、丈夫加保,對方是否知情?林于如的說法前後不一。法官說,你在警訊、檢方都不是這樣講,到底那個版本才對。林于如辯說:「我不記得了」。

林于如一再辯稱,因為丈夫家暴,才會想謀害丈夫。劉宇航的姑姑氣憤走出法庭說:「聽不下去了,謊話連篇。連送瓦斯的,都知道林于如的兇悍,誰敢對她家暴」。

林于如供稱,她因失眠,長期服用抗憂鬱和安眠藥。婆婆住院時,劉宇航拿她服用的抗憂鬱和安眠藥磨成粉,再加入去水醋酸鈉(即防腐劑),告訴她,「若媽媽睡不好,把這些加入點滴裡,可以睡久一點」。並說,「她是我媽媽,我不會傷害她」。

林于如把這些藥加入點滴瓶後,就把針筒和剩藥丟棄。法官說,若這些藥不會致死,為何要把剩藥丟棄,你應事先知情。林于如說,當時天天吃抗憂鬱藥,不記得了。

林于如說,因受不了丈夫沒錢就打她,雙方大吵後失去理智,才把自用的抗憂鬱和失眠藥磨成粉後,加進農藥以自來水調和,裝進瓶中,並到藥房買二隻針筒備用。

去年六月二十五日,劉宇航上吐下瀉,半夜被送急診之際,她把這小瓶藥帶在身上,連續兩次加入醫院點滴瓶內,導致丈夫中毒死亡。

不論是對於法律的不了解而造成自己的權力損失,或是遭受到迫害卻找不到適當的管道申訴,這一切,我相信是鍾鳳玲徵信社可以為他們去做去爭取的...


copyright 2010 © 鍾鳳玲徵信 版權所有